你我点点星光,如何大放光明?

呼唤印华传媒向“一带一路资讯带”新媒体转型靠拢

原文:印尼国际日报 伍耀辉
网址:http://www.guojiribao.com/shtml/gjrb/20170911/333273.shtml?from=singlemessage

朋友,你天天看报纸、看电视、上网、看手机,可能对各种传媒了如指掌。可是,你知道什么是新媒体吗?什么是互动参与式的“公民新闻”?什么是手机App?什么又是大数据管理的网站后台?
哦,老兄你不懂;其实我也不大懂。幸运的是,我刚好碰到一个机遇,虚心请教了一番,原来上述这些东西就叫做新媒体。虽然我也才略知一二,却已然犹如醍醐灌顶,茅塞顿开,感觉眼前豁然开朗。所以,我要现炒现卖,马上写一篇文章与大家分享,尤其要呼吁全印尼的华文传媒能够与时俱进,都来制作新媒体,与之交汇融合,携手共赢。

在鼓吹新媒体之前,先简单说一下印尼华文媒体的历史与现状。如今70岁以上这一辈人,不管你认为今不如昔,还是昔不如今,必然都有怀旧的情绪。比如我本人,从年轻就喜欢看报纸,对中华传统文化的兴趣根深蒂固,无论时局怎样变化也挥之不去,因此我时常怀念五六十年代华文报刊的好时光,百花齐放,如日中天,种类与发行量都相当可观。
后来印尼一夕变天,当权者对社团、华校及中文媒体这“华人三宝”痛下死手,打入冷宫30余年方才重见天日。2000年2月,随着解禁后的第一份华文媒体《和平日报》宣告创刊,其后,《国际日报》、《千岛日报》、《商报》、棉兰《讯报》、《印广日报》、《好报》、《正报》、《印华日报》等中文报纸如雨后春笋,纷纷创办,如果包括两年前问世的《印华社》(笔者创办并担任社长)月报,加上杂志、广播、华语电视栏目等印尼大小华媒,估计至少也有二三十家。
上述华文媒体,无论是各有千秋还是一枝独秀,都拥有各自读者群体,并在重续几欲断裂的文化传统方面发挥积极作用,堪称劳苦功高。
然而毋庸置疑,我国华文媒体尽管有了长足发展,其现状及面临困境却不容乐观。虽经华社一干精英披肝沥胆千方百计殚精竭虑,但是“读者少、办报专业人才少、广告收入少”等长期存在的“三少”局面并未显著改观。个中滋味,相信媒体同仁之苦涩皆一 言难尽。究其原因,首先与文化断层的历史背景有关,同时也是我们自身保守,固步自封,跟不上时代发展潮流所致。

那么,是怎样的潮流,不知不觉就把我们苦心经营的传统媒体颠覆甚至淘汰了呢?!简而言之,就是互联网新技术带来的新闻传播新手段,好比风卷残云,影响了社会大众,尤其是年轻一代,个个无师自通,人人不约而同,随便动动手指,就照单全收了“碎片式”阅读的新概念。
举个例子说明:过去咱们老百姓想知道天下大事,只能老老实实看报纸、听广播、看电视,人家怎样报道,你就怎样知道。后来电脑网络出现了,人们就拥有了上网查询的种种渠道,而后智能手机又横空出世,人们借助微信和Whatsapp,五花八门的信息分分秒秒便尽收眼底。而且只要花一点小钱,申请开办一个公众号,谁都可以利用微信平台,建一个自说自话的“自媒体”,简直方便到不能再方便。
传统上,办任何一个媒体,都必须招兵买马,组建团队,新闻的制作需要从审题,到采编,再到审阅的过程,大众难以参与信息的选择和报道的编写。其过程花费巨大,累死累活,赚钱比较难,亏本很容易。可是现在呢?你有兴趣、有才情,只需 一个人,就能随时在公众号或者 Facebook(脸书),或者推特(Twitter)上纵论古今,说三道四,评头论足。比如那个口无遮拦的美国总统特朗普,虽贵为大国之主,但是与新闻界关系不睦,就干脆时常绕过媒体,直接在他自己的推特上发声,时时刻刻昭告天下。再比如,我们的草根总统佐科维,几年前之所以能够击败名门之后、气势如虹的伯拉勃沃,其中一个克敌制胜的法宝,就是佐科维竞选团队在宣传战中出色利用Facebook新媒体,从而成功吸引了大批年轻选民的支持。

如今还有很多普通人,时常在公众号上发表文章,大家看了都点赞,有时候一篇文章发出,几十上百个关注的网友,主动通过微信红包打赏,一家伙收到几千上万元的稿费也不奇怪。
这就是新媒体的魅力!这就是互联网技术革新的魔力!
诚如马云所言:“这是一个好时代,这是一个动荡的时代,也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时代!你可以跨越自己,改变自己,或者改变你的孩子,因为没有人可以阻碍大数据时代,也没有人可以阻碍互联网,就像一百年前没有人可以阻碍电流的到来一样。”
值得一提的是,笔者的微信朋友圈里,已经有了不少印尼华人喜闻乐见的公众号,比如“老杜在印尼”、“读懂印尼”、“国际日报巴厘之窗”等,都办的不错。他们是我们中的先行者,在此向他们表示敬意。

 

http://www.guojiribao.com/shtml/gjrb/20170912/333685.shtml


现在介绍一位新媒体的领军人物,他叫王运丰,哲学博士出身,却也是资深互联网大咖。这几年,他创立的香港流动媒体有限公司,研发出以云端为基础的互联网技术,结合过住的传统媒体营运理念,在香江科技园大显身手,并一直坚持为海外华文媒体提供各种技术及顾问服务,旨在为行业创造更多新商机。

在王运丰看来,传统媒体虽然不可能被替代或消亡,但新旧媒体必须融合才能分得新媒体市场。他有一个颇具说服力的论据和观点:“目前,全球互联网用户达34亿,中国网民超过7.2亿,占全球网民人数21.5%,不过传统纸媒要跟上新时代步伐,那就必须转型。”于是,一个“以海外华文为基石,搭建一带一路资讯带”的媒体联盟,9月3日在香港科技园正式成立,并举行新闻发布会。王运丰博士在会上宣布,他们已经与全球五大洲超过40家华文媒体签署协议,协助推进海外华媒新闻网站、手机App与电子报刊,预计年底有超过100家媒体加盟。

这其中,《国际日报》和《印华社》成为首批入盟的两家印尼媒体。
众所周知,所谓“一带一路”,乃“丝绸之路经济带”和“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”之简称。这是中国借用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符号,与沿线国家深入合作战略布局的重中之重。

1996年起即从事互联网工作的王运丰博士,对一带一路有他自己的解读。他说,“从前一带一路的交通工具是骆驼和船,现在的一带一路靠什么联系呢?当然最主要的工具就是互联网。”为此,王运丰领导的香港流动媒体毫不犹豫确定了“一带一路资讯带”的新概念,同时立下推动海外华媒转型的宏愿,免费为海外华媒提供数字化、电子化等有关新媒体的技术服务。
鉴于海外华媒一直缺乏资源,所以王运丰带领其团队研发流动云端出版系统,以期降低华媒新媒体转型成本。他说,“海外华媒是点点星光,透过新科技串连,就能携手大放光芒!”

《印华社》有幸收到邀请,当即委托一位专业人士丁剑先生代表笔者赴港出席了“一带一路资讯带”新闻发布会。丁先生回来后,笔者与之数次长谈,如饥似渴,怀着极大兴趣探讨了关于新媒体的每一个细节,使到我更加明白,随着互联网云计算、开源技术的普及,完成新媒体尝试的门槛越来越低,整个巨变的速度会变得更快,比如我前面讲到的“微信自媒体”,就是得益于“开放平台”,那么未来呢?还会有多少种形态出现?这个答案确实不好回答。因为上述的这些还只是刚开始,有着无数被挖掘的可能。
所以,我们印尼的华文报业同行也要改变原有媒体的固化思维了,科技每天都在变换,它不断的创造着各种可能性,其侵略速度,比当年的报纸、广播、电视要快得多。你看我们身边的新生代,一支手机就能读新闻、看影音视频、买东西、搭车。所以,传统媒体要切合年轻人的阅读习惯,就必须抓住科技前沿,充分发挥科技的新特性,加快新媒体的学习和掌握步伐。

说一千道一万,办报纸也好,做新媒体也好,都需要有广告支持,这是一切传媒的生存之道。那么,如何做好报纸转型,将传统纸媒与新媒体结合起来,吸引到更多的广告客户呢?
日本《中日新报》新闻社社长、海外华文传媒协会主席刘成先生,此次在香港披露了一个经验,对华媒同行大有启发。刘成领导的《中日新报》去年开始转型,通过制作可以插入播放各种视频的电子报纸,立竿见影展现出极大的优势。据介绍,2016年日本共接待中国游客637万人次,绝大多数都是去东京、大阪等大城市,而很少到日本的县(相当于中国的省)观光购物。于是《中日新报》就选择了日本的5个县,拍摄了风光短片,除了放在自己的电子报上,还特别发送分享到中国最大的视频网站——优酷网上,点击率很快超过10万。其中有个鸟取县(Tottori)是日本的动漫基地,过去基本上没有中国人来,《中日新报》的短片在优酷网上一播放,马上就有大批中国观光客蜂拥而至,鸟取县大小酒店随之爆满。航空公司和县政府都很高兴,主动送来大笔的广告费用给《中日新报》,感谢他们对当地旅游业的宣传。

刘成先生深有感触:“我们做传统报纸,成天为广告求人,结果通过新媒体的技术,把内容做好,吸引新一代年轻人目光,增加浏览、点击流量,不用自己去拉广告,广告就自然找上门来。”

笔者听到这个故事,同样深有感触,为着我们印尼华文报刊的前途,诸位同仁确实应该共同探讨,如何携手互补,借船出海,转型新媒体,联盟加入“一带一路资讯带”。时不我待,机不可失,如能取得共识,那么对印华传媒而言,原本属于它的蔚蓝的、开花的日子就会来到。

(全文完)

伍耀辉